Categories
Uncategorized

新報人


書的靈魂固然是其內容,但書本的用料、裝幀亦同樣講究,甚至背後隱藏著另一個大眾不曾 留意的故事。人手造書曾是製作書本的唯一方 法,惟機械盛行,令書本與製作環境及閱讀文 化的連結漸漸淡化。不過,香港仍有不少人以 各色各樣的方法,讓手造書重新受大眾關注。

製作講究 中西手造書大不同

手造書的製作非常講究,大至書脊形狀,小至釘裝用線,皆藏有巧思。而不同的釘裝方法亦影響書本的耐用程度。隨使用的物料、釘裝手法及書本外型,手造書分有不同種類,而本港的手造書大致可分為中式和西式, 中式手造書較為軟身,相反西方的書身則較硬,多以硬皮作封面。

細節看出地方文化與歷史

現代為方便依靠機器生產書籍,卻忽略了手造書的文化意義。香港歷史博物館一級助理館長(文物修復) 鍾達志認為,手造書能與製書地點的環境及閱讀文化連結。

正所謂「靠山食山,靠水食水」,古人造書亦然。 鍾達志指造書材料會影響製作書籍的物料,因「造紙的材料必須要在當地可得到。」。以前中國人造紙運用較 幼細的器具,如竹絲所造的抄紙器,故製造出的宣紙較柔軟、纖薄,以此製書,書身亦會較軟。而西方造紙術雖由中國傳入,但材料及造紙器具不同,其抄紙器用金 屬線所造,故其紙張較厚且硬,因此西式手造書較中式「硬淨」。

香港歷史博物館一級助理館長(文物修復)鍾達志 認為手造書比機器生產更易加入個人化的裝飾,如封面 的壓花、燙金等。

鍾達志指中式手造書較柔軟,可見中國人習慣豎讀,古人亦喜歡邊走邊讀,「柔軟的書身可以捲起來逐行閱讀,亦方便人拿着」。而西方的人習慣橫讀,故西式手造書多以硬皮作封面,有助「挺起」整版紙,方便讀者閱讀。

By Paper Conservator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